愿以相机为眼,
用光影写满人生记事;
记取璀璨一瞬,
慰此生不尽浮世美景。

Jan

© Jan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五明佛学院】在海拔4000米的高度,有这么一片清修谷,她浩如烟淼,宛若佛国天堂。

【冲古银河】冲谷寺在亚丁占据着最佳地理位置,犹如天堂之门,通向神的世界。1928年,洛克先生来到日松贡布考察时,曾在这里住了三天,洛克先生透过寺庙的小窗户,沿着峡谷,远眺月亮下宁静祥和的亚丁村,这就是希尔顿笔下的香格里拉蓝月亮山谷的原形。

日升月落,家乡永远在远方,归去,是何方呢?是佛陀的慈悲,是生活的转轮,还是难当的宿命?只有前行,尘土之上印下的脚印,一个一个就能连起,通往故乡的归途。

【梅里日落】香格里拉梅里雪山,一个魂牵梦绕的地方。夕阳的红光洒落在高耸的雪峰顶上,远观的人们不禁发出一声声惊叹,多少人把能看见梅里的日出日落当做是一件神圣而幸运的事情。祝大家2015新春快乐,心想事成!

【恒河圣地】恒河是一幅画卷,一幅最能代表与呈现印度国人生活万千气象的画卷,画卷里有恒河,有穿梭其间的游船,有烟云缭绕的庙宇,有成千上万的印度教徒……恒河似乎永远是说不清道不明的,因为他饱含信仰,而信仰又跟科学无关。

【夜祭恒河】庄严肃穆的氛围中,透视着神圣虔诚的场景,这独特的光影中,古老的仪式,神往的面孔,更呈现一种传承的神秘......感受到一种无形中的力量......(India)

【西藏:信仰的光明】明天的太阳落在雪山上,会拥有怎样的光芒,并不为所有人知晓,只有曾经见过的人,想告诉世间光明的美好。偶尔,人们站起身来,路旁的雪山与心中的信念静默相对,并且变得柔软。终于,曾经以身体丈量过的路,有了信仰的温暖。走了这么远,只为了相见,佛陀啊,哪怕只一面。


【雾锁泰姬】被囚禁在阿格拉古堡的沙·贾汗,每天只能透过小窗,凄然地遥望着远处河里浮动的泰姬陵倒影,后来视力恶化,仅借着一颗宝石的折射来观看泰姬陵,直至最终忧郁而死。有幸,沙·贾汗死后被合葬于泰姬陵内他的爱妃泰姬的身旁。

【梅里缅茨姆】女神峰缅茨姆。就像她的名字一样,神秘、腼腆。

【恒河夜祭】这是一场印度教徒献给圣河母亲的最高敬畏。鼓声中炫目的烛火和缭绕的烟雾,配合着祭司们庄重的吟唱,让恒河更添神秘气氛,置身其中,时光犹如回到了数千年前……

【恒河夜祭】每天夜色降临,恒河岸边的GHAT上,四面八方涌来的朝圣者用信仰把夜色里的VARANASI点亮。

蓝毗尼,释尊诞生地,位于尼泊尔与印度交界处。夜晚的蓝毗尼,满天的星斗,静静流淌的银河,加上满树满湖面的萤火虫,宛若置身于童话世界,美不胜收。

【菩提树,明镜台】蓝毗尼圣园,庄严肃穆,清秀典雅。一泓池水明澈如镜,池边的菩提树,宽大的树冠,巍巍耸立。虔诚的朝拜者不远千里,穿过崇山峻岭,来到这儿,表达真挚的心意。

【佛祖诞生地Lumpinī】释迦太子一出生便会走路说话。他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走七步,然后一手指天,一手指地,作狮子吼:“我从今日,不复更受母人之胎,此即是我最后边身。从是已去,我当作佛。”太子每走一步,足下就开出一朵圣洁的莲花,大如车轮;又有两条龙跃上空中,向下喷水,一冷一热,为太子沐浴。当时太子身放光明,障蔽日月,上界诸天,手持白盖白拂,真金为柄,大如车轮,虚空中一切微妙音乐,歌咏之声,自动鸣响,香花如雨而下,处处遍满,异常稀有......